爱思青年公益发展中心

首页 > 媒体报道
周玉亮:与这座城市的年轻人在一起的第十年
来源:漫成都  日期:2018-09-27  阅读 次  作者:漫成都  评论

 微信图片_20181123154252.bmp

 

 

 

他变得更谦和了,但始终自信。他叫周玉亮,前大学教师,除了教授知识技能,更传递不同的思考方式,现为公益人,其创办的爱思青年已举办一百余场思想聚会,参与者数万人。

 

讲话滔滔不绝,看上去属于社交型人格的周玉亮其实私底下从不应酬,吃饭就是吃饭,谈事就是谈事,“没事儿的时候我就喜欢待在工作室这个杂物间里,就傻待着”。他说如今他更乐意做一个幕后工作者,“我以前做老师,直接与年轻人面对面,现在像是教务长,邀请嘉宾来给年轻人讲课,我是协调者”。

 

这些年来,周玉亮身上有很多变化,“这十年,什么类型的人我都接触过了。见了这么多人之后呢?就是越来越明白自己的无知,说话越来越保持慎重。”他讲话语速很快,习惯性地将双手抱在胸前,像是筑起一道自我保护的围栏,他知道自己话多,也害怕言多必失。在他看来,名声不是好事,他喜欢地产商冯伦的一句话:我们做生意的目标是离钱近,离事远,离是非更远,最终达到不劳而获。而他将末一句改为最终达到无为而治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微信图片_20181123154258.jpg

 

 

 

你有一个苹果,我有一个苹果,我们交换一下,一人还是一个苹果;你有一个思想,我有一个思想,我们交换一下,一人就有两个思想。——萧伯纳

 

 


2009年,还在大学任教的周玉亮开始每周做一次英语沙龙,连续四五年,除了节假日,每周五晚,风雨无阻,他都在财富中心二十三楼,等候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各路青年,那是豆瓣时代。

 

 

后来,周玉亮意识到思想,比语言更重要,于是开始做思想聚会。做思想聚会之前,他申请注册了TEDxChengdu,但后来觉得每次活动都要申请授权,比较麻烦。于是借鉴TEDx的模式,启动了思想聚会。这便是成都比较早的多嘉宾演讲模式。


微信图片_20181123154301.jpg


每一场思想聚会邀请六位分享嘉宾,现场会有四到六百名观众,周玉亮主持了每一场城市版思想聚会,那是微博时代。


微信图片_20181123154303.jpg

 

2011年爱思青年开始做思想聚会,2013年品牌注册。因为精力有限,2014年3月周玉亮从高校辞职,全职做起了爱思青年。


如今,多嘉宾分享模式的演讲活动在成都蔚然成风,让这座城市充满活力,多元发声,也让这座城市更加包容。这是微信时代。


微信图片_20181123154306.jpg

 

最初做爱思青年,周玉亮是因为一件事的触动,曾经参加过他组织的英语沙龙的一位年轻人后来因为抑郁症自杀了,“他18岁去新加坡留学,在国外待了10多年,环游世界,看上去积极乐观,最后自己买了各种材料,做了一个可以产生一氧化碳的装置,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自杀了”。


微信图片_20181123154309.jpg

 

以往当我们说弱势群体时,我们往往想到老人、小孩、穷人或病人,事实上,每个人在某个阶段都可能处于弱势状态,他可能需要被关怀被鼓励。与年轻人打交道多年的周玉亮深知他们时而浮现的迷茫与无助,因此决定爱思青年聚焦从18到35岁的年轻人,核心是受过良好教育的职场青年。


此外,愿意学习还渴望成长的中老年人也是爱思覆盖的人群。


当然,周玉亮自己肯定是青年,且一辈子都是。



微信图片_20181123154312.jpg

 

 

 

 

存在着两种不同类型的无知:浅显的无知呈现在必要前提之前,而博学的无知则追随在知识之后。——蒙田

 

 


2013年以前,爱思青年以志愿者团队形式存在,平时大家各忙各的,有事的时候才聚到一起,没有一个全职工作人员,所以也没什么成本。场地当时都非常便宜,所以才有菜市场楼上的思想聚会,以及后来售楼部楼上的思想聚会。思想聚会进入高大上的剧场是在机构注册以后的事情。


微信图片_20181123154314.jpg


2013年机构正式注册之后,部分核心志愿者就自然而然地成为了工作人员。一旦成为全职工作人员,就意味着要产生工资、社保、办公室租金等等,各种硬性的支出接踵而来。瞬间,周玉亮的头就大了。


还好机构在注册几个月后便收到了很大一笔捐款,“捐款的这位朋友当时我也只见过两三次面。他说他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上大学时,参加过类似思想聚会这样的活动,对他个人成长与人生发展有重大影响”。这位朋友的话和捐赠给了周玉亮和团队极大的鼓励,也支持机构度过了财务方面最艰难的时光。时至今日,他仍然感激这位朋友。


随着时间的推移,周玉亮和团队逐渐摸索出爱思青年的筹款之道,从完全没有头绪,到觉得有太多可以做,现在他进入了第三阶段,做减法,不可能什么都做,必须选取个人和机构擅长的,得聚焦!“我们要做的是让知识青年找到自我的认同感,找到与现实的链接”。


微信图片_20181123154317.jpg

 

迄今为止,爱思青已举办一百余场思想聚会,现场参与数万人,先后邀请了“黑暗中对话”全球创始人安德烈·汗尼克、《三联生活周刊》名誉主编朱伟、《中国国家地理》杂志社社长李栓科、建川博物馆聚落创办人樊建川、水立方中方总设计师赵晓钧、台湾建筑师谢英俊、大爱清尘发起人王克勤、人像摄影师肖全、澳大利亚广播国际频道总监林立·马歇尔、音乐人乔小刀、修行人牧灯、作家洁尘、服装设计师宁远、野生动物摄影师顾莹、摄影师迟阿娟、绿色江河杨欣、独立作家土家野夫、新故乡文教基金会廖嘉展等620位演讲嘉宾。


微信图片_20181123154320.jpg


从不知道做什么,到不知道钱从哪里来;从不知道什么是敏感;到不知道人性有多复杂。周玉亮说他越来越知道自己的无知,也越来越了解自己能力的有限。当能力不能匹配理想,那就学习吧。



微信图片_20181123154322.jpg

 

 

 

构成我们学习最大障碍的是已知的东西,而不是未知的东西。——贝尔纳

 

 

 

2016年底,周玉亮收到了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的录取通知书,通知书里面还附了一个详细的付款通知。尽管后来他得到了一半的奖学金,但剩下的学费也不是个小数目。“那你还是很有钱嘛!”“不不不,我没有钱,我当时的存款就一万多元,我以前觉得自己不需要太多钱,儿子从小读公立学校,义务教育不花什么钱,我们家就两套房子,我想的是他长大了卖一套就够他读书了。”


微信图片_20181123154325.jpg

 

为了凑集学费,周玉亮写了一篇名为《一封特别的录取通知书,也许会开启我一段崭新的旅程》的文章,预售自己未来两年的时间,提前把自己卖了,筹了10多万。另外两位好朋友各赞助了一笔钱,再找朋友借了些。


嗯,上学不容易。“我虽然没有掌握物质财富,但我拥有这个时代大多数人没有的信任。”周玉亮很知足,他说他不是不看重钱,只是不擅长赚钱,“商业是很复杂的,赚钱是很有技术含量的事!我擅长什么?可能擅长方向性的规划,策略性的指导,但不擅长细节的执行”。这个社会本来就有分工,有人有钱有势,有人有勇有谋,而有人重情重义。


微信图片_20181123154328.jpg

 

 

在成为周玉亮同学的这段日子里,他学到了很多,公益可以向商业学习思维和模式,因为本身的发展和迅速的升级迭代,商业总是被逼迫着进步,不进步就会被淘汰。商业发展了几百年,脉络体系非常清晰,而公益发展不久,还没有形成成熟的体系。首先,周玉亮学会了做事要聚焦要做减法要专业化,其次要考虑成本,时间是有成本的,金钱也是有成本的,最后做事要有规划,不能以前那般讲究随缘佛系。


微信图片_20181123154331.jpg

 

除了前往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攻读EMBA,周玉亮在去年还前往联合国开发署工作,这份工作经历让他对世界有全新的认知。

 

回到成都,他对于爱思青年的未来有了更多思考。首先机构要找到一条可持续发展的道路,摆脱对捐赠的依赖,不排除和商业机构合作,或者开发一些收费的项目。其次爱思青年需要重新定义,从搭建青年与社会创新的桥梁,培育相互欣赏、彼此合作,共创卓越的社群,到创建一所开放式的、没有围墙的、打破学科边界的,基于项目的、强调在实践中学习、成长与共创的未来大学。


微信图片_20181123154334.jpg

 

微信图片_20181123154337.jpg

 

在乡村长大的周玉亮始终有野的一面,心向自由,从未回头。他的父母没什么文化,对于他的教育除了善良本分并无其它要求,加上他从小成绩很好,老师都比较纵容,因此就野惯了,没有收住。


无论是作为学生还是作为高校老师的那段时间,他都是特立独行的那一个,特立独行是好事吗?


“当然是,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存在,当能力和理想可以匹配的时候,你便可以特立独行”。


微信图片_20181123154339.jpg

 

是啊,这个社会对于成功的判断标准太单一了,为什么热爱生活,感受力强不是成功?为什么充满好奇,思维方式独特不是成功?为什么拥有大爱,且行动力强不是成功……


流沙河曾说:“年轻时,我以为,有人是好人,有人是坏人,我是好人;中年了,才知道,人有时是好人,有时是坏人,我也如此;老了后,终明白,人同时既是好人,又是坏人,我也不例外。”


周玉亮说:“我只是一个平凡人。”

 

微信图片_20181123154343.jpg

 

本文转载自公众号“漫成都”

 

 

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:

发表评论共有 条评论
昵称: (必填)
验证码: 点击图片刷新验证码
网友评论

搜索

关注爱思青年

[!--temp.right-image--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