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思青年公益发展中心

首页 > 中心动态
声音 | 一个有人味的学者
来源:  日期:2018-03-30  阅读 次  作者:  评论

布彦隆之先锋教育学校老师,主要研究日本中世、近世史与东亚古代国际关系史。十年中研究考察了日本中世时代近100座城池遗址,独立进行了“明智光秀”的专题深入研究。编著有《河洛曦光·青铜器》、专论有《东照宫阳明门的文化构造与江户时代官学儒教思想 》等 。 

 

他说”相比历史研究和实地考察,我得到的更多是在这个过程里,经历的人文和故事带给我的思考

 

微信图片_20180418114250.jpg

 

2018年3月23日,“爱思青年说·生活即教育”主题分享会在IFS言几又温情呈现。石敏、布彦隆之、陈静萍、肥鱼、汤小元、寇敏、张怡然8位嘉宾以“生活即教育”为主题,与140多位观众一起验证生活即教育,并产出“城是大学”的美好创想。

 


在独立研究和学习中,基于浓厚兴趣确定感性认知,最后在理性认知的现实下,不断专注形成长久的学习,布彦隆之或许因为很早就找到了可以燃烧生命感的兴趣,所以从小就掌握了自主要学习,所以执着坚持一生去追随探研历史。


在铃木善幸首相当选那阵,布彦隆之出生在古都的一处旗人老宅院里,虽生在史学世家,不过他童年最感兴趣却是昆虫和天体,据说当年他的家人都觉得他恐怕不会走历史探研这条路,感叹可惜了充栋的文献藏书。


微信图片_20180418114253.jpg

在日本的布彦隆之


在中华民国时代,布彦隆之在东京跟祖父一起,祖父发现他有着一贯的谦和与敏锐,看紫禁城时的流连、看《聪明的一休》时会莫名的感动。祖父跟爸爸说:“孩子可以教,你别管了,就从他喜欢的一休开始。”

 

布彦隆之的历史学习,是从“金阁寺”与《母上樣,お元気ですか》开始的。十几年的时间,从“隋唐时代”到“三国时代”,从《资治通鉴》到内藤湖南,家中治学的开放视野,让他慢慢地放下了手中的蚂蚱。多年以后,朋友调侃他:“你算不算最早接触东洋史论的中国孩子?”

 

这些年,布彦隆之行走东洋列岛的都市与乡村且住且行,如果说是为了作历史研究和实地考察,觉得很冰冷感,因为除却禅院、城垣,布彦隆之也结识了好多匠人和町人。


东京有名的三味线演奏家山口真明先生,布彦隆之特别喜欢听他演奏“太棹”,是惊涛拍岸的葛饰北斋意境再临。


微信图片_20180418114256.jpg

在日本的布彦隆之

 

独立研究与终身学习,是一条独立学术成长之道,同时也是布彦隆之的心路。一切创造都在想象中实现,想象是心的功能,用心想象回到心的需要。享受随心所欲的自由学术过程。


怎样进行独立研究与学习?

第一感性认知告诉我们,学习的基础是浓厚的兴趣,因为喜欢会促使我们带有燃烧感的激情去学习,如我认定的历史。


第二理性认知兴趣,去除本世代的本位影响。举例中国人研究三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,韩国人和日本人研究三国我觉得不能被认为是不好的,或者有目的的,这就是除去本世代的本位影响。


微信图片_20180418114259.jpg

 

第三要有广域视野和空间的建立,比如研究历史需要世界视野,更需要跨越当代国界的大区域视野。比如朱熹和朱子学的研究,是属于整个东亚的历史文化遗产,而不是中国独占的学问。


第四是系统缜密的学科和跨学科学习,继续以三国时代历史学习为例,我们不仅需要在《三国志》和诸多“集解”和“校勘”中细读原文,更需要贯通诸多时代文献,更需要在“所有”(即包含日本韩国 越南等)汉籍和非汉籍文献中去探究等。

 

最后不仅是学术成就,更会丰富你的人生,我们任何一门学术的研究,都不希望仅仅是冷血和超理性的终身过程,在缜密判断和理性研究之外,更应该建立“体温”温度的人文学术情感,这不会扰乱你的理性判断,反而会有效地加深理解和丰富你的人文社会生活,也就是会成为一个“有人味儿的学者”,我认为这是非常有必要提及的一件事情。

 


编辑:船长

文字:布彦隆之

还可查看更多

Imagine City | 如何掌握所有与未来相符的能力?

我想在大武汉造一些小事情

当学校把“王者荣耀”变成课程后

我们终将在这座城市遇见所爱 | 回顾

冶青在常德,建了一座真实的“桃花源”

2017年看似平淡,却是爱思青年机构转型至关重要的一年

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:

发表评论共有 条评论
昵称: (必填)
验证码: 点击图片刷新验证码
网友评论

搜索

关注爱思青年

[!--temp.right-image--]